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郎氏宣言:产权改革必须符合经济规律

发布日期:2021-11-21 19:31   来源:未知   阅读:

  他分析说,当政府突然放弃管理国资的权力的时候,就必定产生权力缺位现象,而必定由国资收购者填补这一缺位。这个理论可以清楚地解释了前苏联的国企改革失败的原因。

  前苏联的产权改革是以政府放弃权力的做法为主导,一夜之间透过私有化证券(Voucher)将所有的国企转变成民企。政府权力的缺位,使得国企收购者取代了政府的权力,迅速形成了寡头垄断。但是俄罗斯法制化的游戏规则并没有建设起来,全盘私有化的结果是国企收购者透过资本集中而形成了强势群体,席卷全国的财富,使得民营化后的企业更无效率,至今仍然危害着俄罗斯经济的发展。

  前苏联政府如此草率放弃权力的做法到底给国家经济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他拿民营化以后的俄罗斯和墨西哥2003年的一些数据作比较。“俄罗斯人口较多,大学生比例高,能源更是充沛,但是GDP却落后于个头比它小得多的墨西哥。这还不能让我们警惕吗?”

  “第二个误区是不可能通过过产权交易中心解决的,因为政府的权力缺位或移转是无法定价的。在一个法治化不健全的发展中国家,缺乏法制化的游戏规则。如果经济个体不能透过法制化的游戏规则来约束其经济行为的话,国企收购者必然透过资本的集中而形成强势个体,除非强势个体有信托责任,否则必然侵害到弱势个体的利益。”

  郎因此认为,即便停止大型国企MBO,但是不论政府如何规范中小企业MBO,也不能解决第二个误区的问题。所以必须停止所有国企的MBO而不论大小。

  郎说:“我之所以要提倡职业经理人制度,就是要解决政府权力缺位的问题。只有这种方式才能避免前苏联产权改革的悲剧,维持社会的稳定。而且职业经理人制度不但是世界的潮流,而且也是欧洲改革的重要手段。”

  “英国的法制化比中国完善得多,但是政府权力移转与缺位的问题仍然是英国私有化的一个重点。”他认为,英国的私有化包含了三个阶段:第一步,是在现有产权结构不变的情况下,聘请职业经理人来经营。

  第二步,将职业经理人经营好的国营企业上市,卖给中小股民,而不是卖给民营企业家。第二步做法避开了由于资本集中而形成强势个体的结果。也就是由全民所托的企业,透过职业经理人的运作再还给全民,这是个漂亮的一步。由于强势个体没有形成,因而避开了中国国企改革的第二个误区。

  第三步,政府会保留住一股黄金股,叫做GoldenShare,什么意思呢?就是在重大议题上面,包括解聘工人,包括处置资产方面,政府有否决权。英国在资本主义国家中属于民主化程度最高的,但其政府都如此的强烈干预企业的运作;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新自由主义学派的专家学者竟然还要求政府退出经济领域,这种简单的思维简直不可思议。

  在看来,英国这种产权改革的思维,防止了政府权力的缺位,把全民所托的企业,通过政府找到好的职业经理人,再还给全民。由于这种取之于民而还之于民的政策,防止了取代政府权力缺位的强势个体的产生,所以就没有侵害其他弱势个体的现象出现。这也是为什么英国的产权改革,没有暴动,没有不安,因为它完全符合了国有资产转移的经济规律。

  “但是,中国推行不了英国的制度,因为第二步我们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第二步呢?因为我们的股市已经被搞得乱七八糟的了,只要谈到国有股减持,股市就大跌,因为股民认为政府就是将负担转给股民。而英国和新加坡的国有股减持都是成功的,因为最好的国企才会减持国有股。这里存在一个政府公信力的问题。”

  郎接着为中国产权改革开出了“药方”。“我们必须学习英国的第一步和第三步。对于第二步,则需要我们避开股票市场,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第二步。”郎说。

  他认为,第一步,在现有产权不变情况下,用市场价格招聘职业经理人,政府严加监管腐败,但是行政命令必须退出企业经营。我们必须要建立起职业经理人市场与制度。

  第二步,那么到底由谁来招聘职业经理人呢?如果由政府来招聘,免不了又牵涉到腐败与低效的问题。对于大型国企,由于透明度高,因此由政府以市场价格聘用职业经理人还是可以有效运行的。但对于中小型的国企,还是应该把握住取之于民还之于民的原则,以减低政府权力移转和缺位的冲击。

  可以考虑按照顺位找到与企业挂钩程度最高的经济个体来参与,这些人也就是最有可能因为企业经营不好而自身受到伤害的个体----按照欧洲的做法那就是企业职工。郎建议学习德国的做法,在现行董事会之外,再组成顾问董事会,而该顾问董事会一半以上的成员必须由劳工担任,并由该顾问董事会负责以市场价格招聘职业经理人。职业经理人必须在董事会和顾问董事会的监督下经营企业。

  第三步,如果顾问董事会根据实际状况仍然决定将国资卖给民营企业家,由于劳工的利益和国企股东的利益挂钩较深,因此透过产权交易中心转移产权也是可以接受的,可是顾问董事会必须保留具有否决权的“黄金股”。(本报记者张赋宇王梓北京、上海报道)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