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文化 >

残酷剥削的人间炼狱 私营监狱:美国的人权黑洞

发布日期:2022-07-17 21:27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11月,美国国土安全部警告,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管辖的私人拘留机构存在医卫条件差、疫情风险高、员工培训弱、生活设施差等问题。2022年3月,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起诉私营监狱,指控其大搞钱权交易、过度监禁和强迫劳动。5月13日,GEO集团西北拘留中心的13名被拘者条件恶劣,却遭该集团伙同移民和海关执法局打击。美国私营监狱乱象层出不穷,揭开了其“人权卫士、教师爷、判官”幌子背后的黑幕。

  美国私营监狱强迫劳动源于殖民主义与奴隶制。从1607年开始,首批英国殖民者将私营监狱强迫劳动移至北美,自1619年开始贩运黑奴从事强迫劳动。美国现代私营监狱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是强迫劳动的重灾区与大本营。早在1986年,美国律师公会就指控监狱私有化违宪和违法。然而,定罪率提高及利润导向的激励机制,使私营监狱强迫劳动体系持续扩张。美国司法统计局表示,私营监狱公司目前控制约18%的联邦囚犯和6.7%的州囚犯。

  私营监狱囚犯被强迫劳动,饱受压榨。大部分私营监狱囚犯时薪只有17-50美分,远低于美国15美元的最低法定时薪。囚犯若拒绝劳动,常致鞭打、单独关押、影响减刑等伤害。2018年,美国监狱工人委员会发动全美监狱罢工,提出“必须向美国任何被囚禁的人支付其所在地区的现行工资”。2017年以来,华盛顿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对GEO集团提起诉讼,指控该集团违反了《人口贩运受害者保护法》。GEO集团因强迫劳动被索赔总额达3758万美元,2021年12月因未向被拘移民支付华盛顿州最低工资被起诉。

  美国私营监狱是奴隶制病毒变异的培养皿。美国私营监狱从非洲裔奴隶制时代的种植园模式、动产奴隶制时代的租赁模式,演变至现代奴隶制时期的工业园模式。美国国土安全部网站承认,强迫劳动式的现代奴隶制存在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丹尼斯·埃特勒指出,被迫劳动的囚犯成为“监狱工业园”的盈利工具。

  新自由主义是美国私营监狱发展的动力。里根政府掀起私有化浪潮,美国私营监狱随之复兴。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新自由主义行刑论”兴起,强迫囚犯劳动在美国被当作创造经济价值、提升囚犯改造效果、支持监狱运营的手段。美国惩教公司、GEO集团和管理培训公司垄断了50亿美元规模的私营监狱市场,囚犯如原油般被分馏榨干成官商发财之路上的“沥青”。

  美国私营监狱将创收私利置于对待囚犯的公义之上,不断上演“黑狱断肠”“危狱惊情”等恐怖片。私营监狱刑期平均比公立监狱长90天。爱德华·巴普蒂斯特的《被掩盖的原罪》一书写道,利润导向的激励模式导致私营监狱增囚创收,暴力与死亡率增加。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在《美国陷阱》指出,怀亚特看守所如“人间地狱”,GEO惩教集团莫斯汉农山谷改造中心唯利是图。得克萨斯州拉萨尔惩教公司雇佣不合格狱卒,导致囚犯被猛喷胡椒粉窒息而亡。2021年8月,美国惩教公司莱文沃思拘留中心被拘者遭食品托盘击头身亡。

  美国私营监狱消极对待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疫情暴发,囚犯健康权、生命权受到严重损害。截至2022年2月17日,GEO集团西部地区拘留所至少有417名囚犯感染新冠病毒。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教授莎朗·多洛维奇认为,私营监狱疏于防控疫情,“反映了不把囚犯当人看的罪恶制度”。

  美国私营监狱背后的逐利与嗜血资本还将触角伸向世界。截至2019年3月,GEO集团在美国、澳大利亚、南非、加拿大和英国的134个惩教和拘留设施中有床位近9.5万张,图谋通过投资国际化与多元化,规避政策、经营与安全风险。

  美国早期私营监狱是种族迫害的集中营。19世纪私营监狱主要通过“奴隶贸易”“囚犯租赁”“以囚养监”迫害压榨非洲裔群体。美国内战后出台“吉姆·克劳法”,使得被解放的黑奴常因轻微或栽赃罪名被押回种植园。正如《汤姆叔叔的小屋》所言:“上帝选中可怜的非洲裔下炼狱。”在囚犯租赁制度下,私营监狱企业虐待和屠杀少数族群长达几十年,包括白人亦难幸免。

  美国现代私营监狱是种族歧视的重灾区。在司法领域的种族等级制度下,少数族群成为私营监狱囚犯的重要来源。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报告《惩教公司的颜色》指出,私营监狱故意规避体弱多病、成本高昂的白人囚犯,更青睐年轻健康的少数族群囚犯。截至2022年5月14日,少数族群占美国联邦囚犯的42.3%,其中非洲裔38.3%、原住民2.6%、亚裔1.4%。2021年10月,美国审判项目组织调查报告《正义的颜色:州监狱中的族裔差异》指出,非洲裔的州级入狱率是白人的5倍,非洲裔女性的入狱率是白人女性的2倍,拉丁裔入狱率是非拉丁裔白人的1.3倍。《美国监狱》作者肖恩·鲍尔认为,种族主义是私营监狱人满为患的重要因素。私营监狱惯用新纳粹、白人至上主义者、黑手党等牢头狱霸管控囚犯。

  司法领域的系统性种族主义使少数族群更易成为冤假错案的受害者。美国相关法律对冤狱的赔偿范围窄、数额少,不合理的冤狱救济制度于事无补。“吉姆·克劳陪审团”制度限制少数族群参与审判权,增加少数族群蒙冤概率,违反美国《人权法案》关于保障公正陪审团公开审判权的规定。从《杀死一只知更鸟》的原型“1931年斯科茨伯勒男孩案”,到电影《正义的慈悲》的原型“1986年麦克米利安案”,非洲裔饱受种族歧视,成为冤狱的首选“替罪羊”。

  私营监狱还残忍猎捕和压榨移民、穷人与老幼病残等。钓鱼执法、无罪也罚、轻罪重罚的移民司法,为私营监狱血盆大口源源不断输送“食料”。2021年被关押的170多万移民中,80%沦为私营拘留机构的猎物。近几年,26.6万名被拘留的移民儿童中,超过2.5万人被关超过100天。2021年,4.5万名儿童被关押于条件恶劣的美国私营拘留设施中,布里斯堡收容点甚至被称为“牲畜围场”。移民的“美国梦”被遭遇私营拘留机构的噩梦击碎。

  美国私营监狱导致社会、资本和政府关系失衡,加剧社会不公、种族矛盾和贫富差距,是美国司法腐败、政治衰败、社会溃败结出的恶果。私营监狱将欺压弱小装扮成为公执法,将钱权交易装扮成公私协作,将草菅人命装扮成安全人道。2021年9月,堪萨斯州法院法官朱莉·罗宾逊称,美国惩教公司等私营监狱是“绝对的地狱”。

  美国私营监狱是一个“狱政法商复合体”。其中,立法部门属于上游环节,为私营监狱制定增囚护业的政策法律。执法部门属于中游环节,包括司法部联邦监狱管理局与法警局、国土安全部移民与海关执法局等联邦惩教机构,向私营监狱提供外包合同,网罗大量“客源”。私营监狱与后勤服务企业属于下游环节,专门剥削压榨囚犯牟利,通过分赃机制回馈立法与执法部门,以获得更多合同与商机。

  美国政府为私营监狱床位付费,无异于以肉去蚁、以鱼驱蝇。2020年5月,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为私营监狱1.2万张空床位付款2000多万美元。私营监狱通过游说、捐款和收买等方式,干扰立法与司法公正。自1989年以来,美国惩教公司和GEO集团耗资3500万美元用于资助政客和游说,通过修改相关法律、移民政策与执法方式,所获颇丰。1999年至今,两大私营监狱资助与游说官方的资金年均至少140万美元。臭名昭著的国会参议员卢比奥在任佛罗里达州众议院议长期间,协助其经济顾问为老东家GEO集团获州政府1.1亿美元合同。2017年美国惩教协会会长克里斯·埃普斯被控受贿100多万美元,为私营监狱谋取8亿美元合同。宾夕法尼亚州鲁泽恩县法院法官被控2003年至2008年受贿260万美元,误判3000名无辜少年入私营监狱。

  正因为有政治保护伞的庇护,多年来美国私营监狱虽不断遭到反对,却一直屹立不倒。里根开美国现代监狱私有化之先;老布什下令严打跨境贩毒,促进了私营监狱的发展;1994年克林顿签署《暴力犯罪控制和执法法案》,提出“三击出局”规则,即犯两项严重罪行者再犯应判无期徒刑,导致入狱率与刑期飙升,推动了私营监狱的勃兴;小布什严打非法移民,助私营监狱财源广进;2016年奥巴马叫停联邦与私营监狱签约,但纵容私营移民拘留业务;特朗普续用私营监狱,猛打非法移民,为私营监狱广纳“客源”,美国惩教公司和GEO集团在新业务增长点刺激下股票大涨;拜登政府向美国惩教公司、GEO集团付款日均300万美元,超过特朗普政府的日均290万美元、奥巴马政府的日均220万美元。2021年1月,拜登签署行政令,称要逐步取消联邦对私营监狱的依赖,司法部停签私营监狱合同。但该行政令只针对私营监狱的联邦业务,遗漏了私人移民拘留机构与地方监狱,“空壳游戏”的色彩十分强烈。

  天堂空荡荡,恶魔在人间。肖恩·鲍尔的《美国监狱》一书将美国私营监狱喻为“坟墓”。私营监狱是美国侵犯公民人权的重灾区。对作恶者的宽容就是对受害者的残忍,唯有推进正义与公益导向的政治与司法改革,美国才能实现“肖申克的救赎”。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