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文化 >

200斤大鱼现身富春江水库蓄水50多年里面最大的鱼有多大?

发布日期:2022-08-01 03:1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一条巨型青鱼在富春江水库出水,体型硕大,全身乌黑,引来众人围观拍照。据测量,这条青鱼的重量足足达到了200斤,估计有数十年的鱼龄,堪称“富春鱼王”!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富春江水库就成为了当地的重点经营对象,人为投放了大量的鱼苗,孕育出百斤以上的大鱼并不稀奇。在当地捕捞的野生鱼类中,青鱼、草鱼、鲢鳙、鲤鱼的出场率最高,占总产量的80%左右,这些鱼类都能长到100斤以上的规格。

  和新安江一样,富春江也根植于钱塘江。作为浙江省第一大河,钱塘江全长500多公里,也被称为浙江、罗刹江、之江。自新安江水库、富春江水库相继建成后,钱塘江的自然河道被分成了上、中、下三段,分别对应新安江、富春江以及钱塘江河口段,各段渔业资源、水文特征各有不同。

  其中,富春江水库于1968年蓄水,蓄水时间已有53年,水量充沛,渔业资源丰富,是定居性鱼类的天然产卵场。

  富春江水库修建之前,河道水流湍急,河谷深切,激流奔腾,不利于留鱼。自大坝截流、水库蓄水后,上游水位缓慢升高,流速减缓,水势稳定。坝前形成了大面积的缓水区,距离水坝较远的上游区域则是水流较急的河流形态。

  富春江水库的水文特征介于河流和湖泊之间,复杂的环境为多种鱼类提供了栖息地,河川型、湖泊型鱼类均可自然繁殖(洄游性鱼类除外)。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富春江水库就是一个重要的渔业产地。例如在1987年,水库全年共产鲜鱼553吨,虽然和新安江水库的3900多吨相比还有不小差距,但抛开水库面积看亩产,富春江水库反而更胜一筹。

  根据历史渔获量来计算,富春江水库平均每亩水面可产鱼8~13公斤,而同一时期新安江水库每亩水面仅产鱼6公斤左右,最高的1986年也只有8.38公斤(见下表)。究其原因,主要还是饵料丰富度的差异。

  在水库形成后,库区的生物饵料大量繁殖,苦草、马来眼子菜、聚草、满江红等水生微管束植物空前繁荣,环棱螺等底栖动物也开始增多。据监测,富春江库区每平方米断面的生物量为52~575克,最高甚至达到了2500克,生物量远高于新安江库区,为鱼类提供了充足的食物来源。

  从80年代开始,富春江的放流活动从未间断,近年来的放流品种以鲢鱼、鳙鱼、黄尾密鲴为主。当地规定:放流15天之内,放流点上下2公里的河段内严禁使用密网捕捞。对于电毒炸以及偷排污水等现象,惩治手段更加严厉,有效保护了富春江的生态,丰富了渔业资源。

  资料显示,富春江的鱼苗放流历史已有50年,考虑到常年的鱼苗放流以及庞大的鱼类基数,库区的大鱼肯定不在少数。有网友也都好奇,富春江里最大的鱼到底有多大呢?

  我们都知道,全国现存最大的淡水鱼当属中华鲟,常见个体为0.4~1.3米,体重100~600斤,成年的中华鲟最大能长到5米,体重可达1200斤,是名副其实的淡水鱼“鱼王”。如果钱塘江线斤的巨型青鱼可能就要“靠边站”了。

  近几年的调查显示,野生的中华鲟主要分布在长江和珠江流域。但据历史资料记载,中华鲟的分布范围曾非常广泛,在辽河、鸭绿江、黄河、钱塘江、闽江等水系均有分布,国外的日本九州西侧、朝鲜的汉江口和丽江也有分布。

  杭州地区的中华鲟极为少见,浙江自然博物馆内曾有收藏,但样本量也不多。2020年6月,一条疑似中华鲟的鲟鱼在钱塘江岸边被发现,对于这一鲟鱼的身份,有人说是中华鲟,也有人说是人工养殖的杂交鲟,这两种可能性同时存在,不好下定论。

  考虑到水电大坝的阻隔,中华鲟不大可能洄游到富春江河段,概率几乎为零。即便有成年中华鲟误入了歧途,不小心洄游到了钱塘江流域,最终也只能在河口段逗留,根本无法通过大坝阻拦。那有没有人为放生的杂交鲟呢?这种情况可能性更高,但同样无法自然繁殖,最终难成气候。

  如此一来,富春江河段最大的鱼王就只能从常规鱼种中产生了,比如四大家鱼、鲤鱼甚至是鲶鱼。只要生长时间够长,饵料充足,这些鱼种都有成为“米级大鱼”的潜质,且极限体重有所差别。

  从富春江的捕获案例来看,37斤重的包头鱼(鳙鱼)、63斤的鲶鱼、31斤重的施氏鲟(人工养殖逃逸的物种)都曾亮相过,每一次大鱼出水都能引起轰动,但突破100斤的大鱼还比较少见。

  当然,人为捕捞不可能把大鱼都一网打尽,我们也只能根据现有案例合理推测。如果要问江中最大的鱼到底有多大,估计没人能给出准确数字,但200斤打底应该不是问题。

  富春江的渔业资源确实是一笔珍贵的财富,但要想保护好这一“鱼库”却有不小难度。近年来,威胁富春江渔业资源的因素至少有以下两点:

  自2021年3月1日起,富春江开始实施每年四个月的禁渔期,3月1日~6月30日渔船全部靠岸,严禁一切生产性捕捞。但和长江的十年禁渔相比,富春江的禁渔力度微乎其微,有待加强。

  另有资料显示,驾驶机动渔船的渔民基本都享有柴油补贴,有些补贴占到了捕鱼费用的70%左右,甚至已成为渔民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在南溪区,每船每年补贴3000元柴油费,建德每船7500元,桐庐区每船3000元,富阳区每船5000元。

  柴油补贴在一定程度上刺激渔民购置更多的机动渔船,捕捞压力可能会因此增加。禁渔4个月的成效毕竟有限,如果加大捕捞力度,渔业资源很可能“入不敷出”。最好的做法还是对捕捞产量做出限制,每艘渔船限额分配一定的捕捞量,满额即停止捕鱼,这样才能解决捕捞压力增大的问题。

  从2000年以来,富春江的水质呈现出恶化趋势,水质变肥、氮磷污染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在2004年、2016年以及2017年,富春江水库都爆发了大规模的蓝藻水华,水面腥臭扑鼻,危害不容小觑。究其原因,库区上游的氮磷排放难辞其咎。只有从源头上堵住了污染源,同时辅以“鲢鳙净水”,才有望扭转水质恶化的趋势。

  总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无论是污染还是过度捕捞,都需要认真对待,加强管控,科学保水。只有这样,富春江的生态环境才能越来越好,鱼类资源才能越来越多!

Power by DedeCms